关于开封府的幽默短语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搞笑说说

  “公孙先生,偶与白玉堂决定远赴蛮夷之地缉凶。”展昭道,“希望学贯中西的您能一同前往。”“好说。考虑到文化差异,你二人最好各取一个具有当地特色的化名,方便行动。”“有劳先生了。”公孙策细细观察展昭与白玉堂,片刻一拍大腿:“就叫汤姆和杰瑞吧。”幽默短信

  熊猫说:“偶的梦想是有生之年能拍一张彩色照片。”包拯叹了口气:“你真贪心。偶只希望能拍一张黑白照片。”

  “饲养宠物虽有爱,但若不妥善处理,往往烦恼频生。”学识丰富的公孙策道,“偶就经常奉劝朋友,养猫之前先给它做去势手术。”“这个话题您没有跟包大人交流过吧!”御猫展昭闻言变色。

  “偶跟白玉堂已经化敌为友。”展昭快乐地说,“为了增进友谊,偶还给他起了外号。省略掉他名字当中的那个字,管他叫白糖。”公孙策闻言惶恐道:“这种增进友谊的方式可不许用在偶身上。”

  “大人,为何世人都管您叫包公?”展昭问。“承蒙错爱。偶想应是与偶的年龄及地位有关吧。”包拯道,“有朝一日你们也会享有同样殊荣。”“喔,那时候偶就是展公啦。”展昭兴奋地对公孙策说,“而您就是公公!”“你妹的偶姓公孙好吗!”

  “公孙先生公孙先生,本府发现将人名与居所结合命名,有时会很好玩。”包拯兴致勃勃,“比如偶叫包拯,偶的住所就是所谓拯所,听上去很像诊所有木有?”“所以呢?”公孙策微笑着,“你丫到底想说什么?”

  “偶们共事多年,情同手足,彼此却还大人、先生相称,岂不生疏。”包拯道,“偶提议从今天起大家改用昵称,比如管偶叫老包。”“好!”展昭立时响应,“就叫偶老展吧!”“还有偶,你们要记得叫偶老公!”公孙策道。大冷场。

  赵虎跟包拯辞职。“不知其他弟兄怎么想,总之偶觉得偶可有可无。”他说,“存在感薄弱,人们根本记不住偶。”“胡闹。”包拯呵斥,“王朝马汉张龙赵虎,你们四人向来是开封招牌。点滴贡献本府亦牢记于心。”“啊啊……大人!”“所以你还是安心工作吧,王朝。”赵虎,确定辞职。

  包拯升堂审案。“下跪之人,所犯何罪?”“冤枉啊青天大老爷,小人曾正经习得算命之术,他们却非说偶是神棍。”“哦?你且为本府卜上一卦,是非曲直自有公断。”“好的大人,偶见您印堂发黑……”“来人,狗头铡伺候。”

  “这么说你是跟定了他?”白玉堂再次冷笑。“因为包大人让偶深信正气长存。”展昭道,“大人给了偶黑色的眼睛,偶却用它寻找光明。”“你这么说偶也不会高兴的!”一旁观战的包大人再次咆哮。

  “近日发生多起命案,本府怀疑与锦毛鼠白玉堂有关。”包拯道,“展护卫,本府望你能深入了解一番。”“让偶去了解白玉堂是没问题,”展昭迟疑,“但一定要……深入?”

  包拯与展昭初见面。包拯拱手:“在下开封府尹包拯。”展昭还礼:“在下南侠展昭。”“没人会把你当成女侠的啦。”

  “偶对你很失望。”白玉堂冷笑,“昔日南侠,如今竟甘心屈就狗官麾下!”“不,你不懂!”展昭激动道,“包大人是打着灯笼都找不着的好官!”“偶还没有黑到那个地步啦!”一旁观战的包拯咆哮道。

  夜色深沉。展昭换上一袭黑衣,正要走出开封府,忽听暗中传来一声:“展护卫哪里去?”定睛细看方才发现包拯的双眼与额上弯月。“属下正要外出打探情报。不知大人一身夜行衣是要……”“你在说什么。本府刚才洗澡出来忘了带换洗衣物。现在什么也没有穿。”

伤感说说-shangganshuoshuo.c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